• 当前位置: 江西防暴器材信息网 > 化工设备 > 正文

  • 2021年小升初,一个海淀妈妈"上岸"前后的50个瞬间
    时间:2021-07-22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
    6月10日,海淀区小升初网上最终确认,看到入学服务系统里显示的“已确认”状态,黄女士一直悬着的心终于结结实实落在地上。她调出手机提醒,在“待办”里又删掉一项。

    这一幕在升学圈里有个人尽皆知的术语:上岸。每年春夏两季,全中国的小升初家庭都想在行将靠岸之际,扑腾几把。领头羊想游得更快些,占领更高的岸头,落后者也要在旋涡中挣扎一番,少呛一口水。

    身处帝都鸡血重灾区,黄女士自诩“非典型海淀妈妈”,女儿琳琳班里同学动辄周末就上四五个辅导班,她却坚持要留给孩子至少半天的户外时间,并小心呵护着孩子画画的兴趣。

    琳琳幼儿园中班画的妈妈,被贴在橱窗展示

    这种劳逸结合的路数,在海淀已算“佛系”。而即便是再佛系的人,也能感受到这半年政策轮番轰炸的效力。伴随着2021届小升初的,是培训机构遭遇猛烈打压,以及升学政策的全面收紧。

    聊起最近半年的经历,黄女士的语气有些云淡风轻。可在下面这50个瞬间里,你或许能感受到一个小升初家长的心气:她曾多么全力以赴地游向岸边。

    以下为黄女士的自述,为保护隐私及不可描述的原因,某些细节有所省略。

    1

    “她们说,别把时间浪费在期末考试上”

    1月4日 因为疫情的反扑,学校期末考试突然提前,只留了三天时间,基本就是填鸭式复习。可大多数家长的心思根本没在期末考上。还有五天,奥数四大杯赛之一的迎春杯开考,全北京想进重点初中的家长们,都摩拳擦掌大半年了。

    我算起步晚的,五年级下学期才知道AS、XSC、DZ等鸡娃圈的黑话,随大流报了几个竞赛。所幸琳琳还有点儿天赋,上了几个月奥数班,刷了十多套题,已经上道了。我也在看了几份卷子后才发现:小学奥数和课内数学,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概念。

    1月6日 看新闻上说,石家庄的疫情又加重了。同事12月下旬刚带孩子去保定考PET(剑桥通用五级考试,现已停办),最近总听她担心被隔离:“河北就一个考点,肯定也有石家庄的孩子去保定考试了。”

    我记得上个月她在朋友圈发的那张图,景象令人窒息,家长孩子裹着各式羽绒服,从四面八方向中央一个点汇集。哎,可怜天下父母心……我暗自庆幸:幸好去年底约到了锦州的考位,提早把PET搞定了。

    1月9日 迎春杯如约而至。疫情期间,组织方采用远程摄像头监考,我坐在沙发上,看着女儿在书桌前专注答题的背影,小身板挺得笔直,每滑动一下鼠标,我心里就稍稍宽慰一些。一个半小时过得飞快,琳琳说最后两道大题一个字儿没写……

    每当这时我都会内疚:如果五年级就或多或少考过,也不至于现在压力那么大。但这种内疚感转瞬即逝,我跟琳琳说好了明天带她出去玩,放松一下。

    1月10日 今天其实挺冷的,风也不小,但还是带女儿去京郊爬了个山,主要是让她歇歇眼。眼科专家说了,缓解近视最有效的方法是户外晒自然光,不能整天家里蹲。这或许就是我“佛系”之处,有些妈妈认为现在已经是生死存亡的关头,每一分钟都要用来刷题。

    1月11日 虽然考完了期末,学校还有最后一周的课,但有好几个家长请假不去了。不是怕疫情,是请了一对一老师给孩子补课,在他们眼里,这时候去学校,约等于浪费生命。

    话虽这么说,我还是约了另一个妈妈晚上一起磕希望杯的题——嗯,奥数希望杯,就在这个月底,我又报名了。怎么说呢,一旦染指一个,你就会上头似的又想让孩子试试另一个,反正就是上了贼船的感觉。

    1月12日 有个升学群认识的妈妈提醒我,琳琳爱画画,又拿过几个奖,为啥不尝试一下美术特长生路线。我怎么可能不知道,六小强里的S校确实有这个通道,但全海淀两万多孩子,美术好的数不胜数,一共才招30多个人,据说还看奥数成绩,怎么可能轮到我头上?

    死磕S校,真的没啥优势,也就1%的可能性。毕竟别的孩子五年级就有杯赛成绩,我们六年级才开始跟着奥数班刷题……

    1月15日 学校期末考试成绩出了,琳琳语文93.5,全班第二;英语98,基本排不到前十,全班五个满分;数学满分,是全班六个满分之一,体育依然是铁打的A+。

    我略感欣慰——相比于拉不开差距的语数英,琳琳的体育才是最拔群的,小学六年一直是几个校队主力,身体素质好,相比其他还要报班练体能的孩子,她真的不用我操心。

    1月16日 又有人劝我试试美术这条路,我有些心动了,她从小就爱画画。听说寒假有个美术名师集训班,专门针对升学孩子的,10000元,20次课,每次三个小时。此时不搏何时搏?我不想后悔。苦练一下,等待质变吧。

    1月21日 寒假美术班的第二天,女儿临摹了一幅素描带回家,两棵白菜一个青椒。外行如我,也能看出阴影轮廓映出的真实感。可能,她确实有那么一丢丢天赋,但愿坚持下去,有所回报。

    2

    “除了吹捧+演戏,她们还真有两把刷子”

    1月22日 今晚的朋友圈被“奇葩说”刷屏了,“要不要在家长群跟风吹捧老师”,这个题难道还需要辩吗?我想起女儿班里几个跪舔大神,真的应该让他们站在辩论场上现身说法。

    真的,我完全想不出不跟风的理由是啥?跟风跟风,举手之劳而已,你都当爹当妈了,还傲娇什么,又不是说要不要组织一个费力不讨好的活动引起老师注意。话又说回来,这种会来事儿的家长,班主任也是真心喜欢,每年评区三好、市三好,那几个孩子永远是热门人选……

    1月24日 身边有太多虚伪的妈妈!嘴上说着“我们没有你们天赋高,就随便画画”,背地里找了名气更大的素描老师,一对一在家偷偷学。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,两三个妈妈就能打探出来这些情报,鸡娃圈永远没啥秘密可言……

    2月4日 “小学阶段作业不出校门,随堂作业在校园内完成…… ”年轻同事转给我教育部今天下达的文件,我嗯了一句,基本没放在心上。这几年,类似政策看得太多了,都是雷声大雨点小,车轱辘话说来说去。做家长的,特别是六年级家长,对这种声音早已免疫。

    2月8日 PET成绩出来了,琳琳146分,属于“通过”(PASS)级别,上面还有两档:“优秀”和“卓越”。成绩不理想,但据说写简历时只要拿到“通过”就够了,这个考试没那么重要。对,这就是六年级家长的脑回路,现实又功利。

    2月17日 没想到春节期间交通也堵成狗,今天约了个全职妈妈去郊外爬山,她两年前从互联网大厂辞职,一下子从产品经理变成了保姆+司机+陪读,每次跟我闲聊都会落到这个结论上:

    “……所以海淀牛娃必须要有个全职妈妈,她当然不刷韩剧,不做spa,集中精力吸收一线鸡娃信息,至于爸爸,负责赚钱就行了,家里一切妈妈说了算。”

    2月20日 考完PET不意味着英语学习的中止。寒假因为疫情影响,线下班都转到线上,我只给女儿保留了一个精读班。三四个孩子一起读一本原版书,然后做题、跟外教讨论,每周两次课,每次一个半小时。相比那些一对一的课程,琳琳还是更喜欢几个小伙伴一起学习的场景。

    越到小学高年级,你就越能体会到,家长参与到课外班的重要性——别觉得自己砸了钱就不管了,前期的精挑细选,后期的效果观察,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。

    2月22日 虽然不喜欢鸡血氛围,我还是要赞叹一下海淀妈妈的统筹和组织能力,寒假基本一天都闲不住,每个家庭都把资源调配到了极致。今天有个当历史老师的爸爸组织一群孩子去十三陵,我跟琳琳也报名参加了。

    以前去过十三陵但印象不深,基本都是走马观花,这次有了历史专家的趣味讲解,体验完全不一样:明代古建筑结构、陵寝建筑群、盗墓故事……总之是一次大涨知识的神游,全程高能,同行的人里基本没有刷手机的。

    2月24日 寒假临近尾声,一大波课外班又在路上。这几天频繁接到续课电话,我挨个儿耐心听完,仔细询问并一一记下各种上课时间,心里开始打起了小算盘。

    这一招也是我跟其他海淀妈妈学的:排课是一门技术活儿,要科学统筹孩子的课余时间,就跟给艺人排通告一样,松弛有度,尽可能用最省的时间,发挥最大的效力。“单单是排课这个环节,处理妥当,就能干掉一大波家长”,这是一个过来人的原话。

    3

    “我终于跟她们抱团了,真香”

    2月25日 今天有急事要加班,把琳琳送去了小Z家学习,两个孩子是好朋友,我跟小Z妈一来二去也熟络起来。很多人以为海淀妈妈之间是纯竞争关系,其实不然,也有升华为中年闺蜜的。但我比较挑,不是所有女儿好朋友的妈妈都跟我投脾气。

    小Z妈人还不错,她其实最能代表海淀妈妈的缩影——那种浮夸到你明明知道她孩子拿了好多奖,还要到处咋呼“我们什么班都没报”的,只是少数;大多数都像小Z的妈妈,默默上着不少课外班,但只要被问到就会搪塞一句“嗨,我瞎报的,随便上一个”。

    2月27日 素描班老师今天给我交了个底:琳琳的水平在班里能排前三。这又给我小激动了一下,看来,现在就剩我去给她打探前路了。更没想到的是,连美术老师都看出我属于海淀妈妈里的佛系派……是不是真该自我反省了?难道我一直被鸡娃的洪流裹挟着往前走?

    3月4日 抛开海淀妈妈这个大圈子,光是我身边的女同事们,就能组成一个小团体。今天听到一个新名词,笑得半天直不起腰来:我斜对面工位的Nancy,儿子四年级,她被称为“鸡妈头子”,就是鸡娃派里的头部家长。

    我邻座的Jessie,孩子刚满三岁,从聊天中就能看出明显的代沟——她们正处在觉得自己孩子牛X的阶段,背几首唐诗,数到一百两百,就觉得宛如神童再世……我跟Nancy无意打扰她的美梦,只是私下里交换了这样一张图,瞬间心领神会:

    3月13日 慢热如我,这会儿才开始学习小升初的填志愿规则:登记入学环节,六小强中签率也就1%,不如填个中签率高的赌一把,但所有的DZ大多数也发生在这一步,学校如果想要你,你就要在这一步填它。

    2017年以前DZ都明目张胆进行,还会有线下考试,但如今已经变成了“鸡娃黑话”,又因为疫情影响,线下考试也取消了,变成了筛简历加面试。简历怎么筛,学校看重啥,又是另一番玄机。

    3月22日 最近随便去个路边打印店,都能看到类似这种资料。我住的地方看来是海淀鸡娃腹地,我后知后觉而已……

    3月23日 今天,官媒不约而同地对校外培训机构开火,再次强调“课后时间要在校内解决”。女儿学校的动作相当快了——班主任大半夜在家长群要求所有孩子都报校内课后班或托管,还挨个儿跟每个家长私聊。哎,老师们也不容易!

    3月24日 KET/PET天价考位的黑幕终于被捅出来了!我身边确实有好多人通过培训机构花大几千买考位的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。我去年底带琳琳去锦州考PET,就是因为没抢到北京的考位,也不愿花这钱。要知道,在北上广一线城市,走正常渠道报名的成功率几乎为零。

    4

    “宁可错杀三千,不可放过一个”

    4月5日 终于接到了某机构偷摸组织的考试通知,安全起见,他们把考点设在了南五环外……昨天夜里我才收到短信,再三叮嘱家长对此事保密,搞得跟特务接头一样。

    听很多人说,这种考试有真有假,有些机构考完就在现场鼓动家长交钱报课,但我已经豁出去了,宁可错杀不可漏网……

    4月6日 考完回来,没啥记忆深刻的细节,我其实就想让琳琳经历一次这种场面,顺道见识一下这些机构都是什么样的牛鬼蛇神……等待时跟一个妈妈闲聊了几句,她跟我接触过的所有海淀妈一样,再次给我灌输了这个理念:不能指望最后的大派位,至少不能从一开始就躺平。

    4月9日 一篇《起底帝都鸡娃帮》的文章,把我关注过的几个教育号挨个儿扒了一遍皮。哎,明知自己身处被贩卖焦虑的浪潮里,眼下也无法抽离了。每天坐地铁四号线,天天都能碰到小做题家们。我们一边嘲笑内卷,一边心甘情愿被卷,谁又比谁更高级呢?

    4月13日 又是听小Z妈大吐苦水的一天,“天天自己瞎折腾,儿子觉得你逼他学,老公觉得你啥事没干”,她只要一焦虑,就喜欢自我剖析。我劝她赶紧去搞一下小Z的简历。

    今天接到一个私立名校的电话,让我去参加他们的开放日活动,人家都上赶着给电话了,我岂有不去的道理,指不定会发生什么。这学校费用不菲,但还在我接受范围内,升学率和师资口碑都不错,琳琳如果能去,当然再好不过。

    4月20日 海淀超前学习的风头有多猛?今天一天就有五个机构给我打电话推销初中的课程,像是约好了一样。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在哪里留过自己的手机号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——这几个月广撒网,各种登记手机号和住址,也不怕暴露隐私了,每天一睁眼就盼着接到电话,人都快魔怔了。

    4月24日 “5.17公布招生名额,5.18后还有投简历的机会,一直持续到5月底,6.9公布登记入学的录取结果,25%的孩子在这里就直接上岸了……”今天听讲座,彻底搞明白了后续的时间节点和流程,我逐一存在手机提醒里。

    4月29日 琳琳学校今天开会,议题就是小升初,看来学校也开始探各位家长的口风了。下午跟小Z妈一顿暴走,现场投了几份简历,有的直接被保安拒收。有个保安跟我们说,最近都是大老远跑来投简历的家长,有些人坚持把信封塞进传达室窗户缝里,好像非要这样才安心,还有人赖在校门口不走,软磨硬泡,各显神通。

    5月6日 傍晚7点群里接到通知,我犹豫了三个钟头,最后还是10点时让老公拿着女儿简历赶去现场了。本来想叫闪送的,加价等了好久也没叫到。太吓人了……难道这会儿所有的闪送小哥都被海淀妈妈承包了?还没等老公回来,SSF门口被家长堵死的图已经在网上传开了。

    5月10日 看新闻说,市场监管部门对“XX帮”、“X辅导”处以几百万重罚,我没啥感觉,因为身边真的没啥人用。但也是在今天,班主任在群里发了一个调查,让所有家长都填,看来上面是要动真格了。

    5月11日 继续参加不可描述的“陪跑”考试,这次在门头沟。我事先跟班主任请假,随便编了个事由,老师居然答应得格外爽快,看来大家都心照不宣。学校当然希望孩子都去到好的初中,这既是班主任的业绩,也是学校的荣誉啊。

    5月12日 我跟小Z妈,还有其他两个相熟的家长有个四人群。我们家的AS成绩应该是最弱的,只有一个二等奖,群里其他三人都是三四个奖。说实话,我打心眼里瞧不上过于鸡血的妈妈,但现在每当大家讨论简历时,我总会懊悔,没有早点儿加入这种小团体,错过了好几个竞赛。

    5月13日 小升初简直是对家长的全方位考察。就说一个细节,最近这些机构和学校故意挑晚上10点11点的时间来电话,更鸡贼的是,有些学校专门打给爸爸,很多爸爸根本不管孩子升学的,接到以为是骗子电话就挂了,还有些傻男人直接回答“我们家孩子的事我不管,你打给妈妈吧”……光凭这个又能筛掉一波孩子。

    所以你看,那些重点初中考察的,不就是爸妈都要对孩子上心么,不能只有妈妈孤军奋战啊!

    5月14日 今天才知道,琳琳班里好几个孩子居然都有AS一等奖,但他们平时在班里的成绩都只是中上游啊……哎,还是大意了。

    这回轮到我跟小Z妈诉苦了,我问了她一个憋在心里许久的问题:既然初中以后的学业都是纯粹拼课内分数,为啥小升初DZ时还执着于AS成绩呢?小Z妈笑我天真,但还是认真回答了:其实是看孩子的学习能力和家长的肯付出程度,海淀就这样。

    5月18日 成败在这两周了!我已经不想考虑公立学校了,目标就是之前看过的那个民办中学。学校的中考成绩很牛,但也有个问题:总人数少,所以算起平均成绩来,自然好看一些;但高分段人数,自然拼不过那些动辄十几个班、总人数500+的六小强。

    可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,如果月底前没有接到其他电话通知,第一志愿就填它。

    5

    “尽人事,听天命,天不负我”

    5月21日 今晚接到了S校的电话,让我们明早去考素描,我心里小激动了一下,马上收敛情绪告诉女儿准备一下,这可能是她离六小强最近的一次机会,全力以赴吧。

    5月22日 一场鸿门宴!组织方告诉各位家长,考完素描紧接着考一下文化课……现场有些家长直接傻眼了,我假装保持淡定,内心其实也有点儿慌了。四个小时后见到女儿,她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我就也没再说啥,反正是来给别人当分母的,尽人事听天命吧。

    5月28日 风声鹤唳的一天。六小强里的两家老大悄然发布招生计划,但用红字醒目标注“不能有校外培训成绩、培训竞赛等内容”、“请勿发送简历、获奖证书等资料,否则将取消录取资格”。300字介绍里具体写啥,只可意会不可言说。

    5月30日 一大早接通知来到另一个六小强分校区参观,学校建在山脚下,刚成立没多久,琳琳满脸好奇地看这看那,还兴冲冲地说“来这儿以后爬山方便了!”我有些心不在焉,不时看两眼手机屏幕。

    临近中午,一个陌生的电话打来,但我一眼就认出开头那四个号码是S校的!后面发生的事情让我整整一个下午如做梦般:去到现场、签保密协议、交代学费、分班等事宜……总之,琳琳被他们要了!

    6月1日 我没跟任何人讲前天发生的事,不到10号正式录取的那一刻,一切还有变数,不可掉以轻心。好在琳琳心态也比较淡定,这一点她比较像我。

    6月6日 填完志愿,我开始在S校附近看房子,肯定是要搬家的。哪个海淀妈妈不是孟母三迁?初中一早就上课,如果不住校,那路上时间必须压缩在20分钟以内,多十分钟都心疼。

    6月9日 六小强都会在暑假组织分班考试,我报了6月底开始的线上辅导班,目标很明确:S校的实验班。我知道对琳琳来说这并不简单,但人往高处走,孩子自己都表态要拼一下,我奉陪到底。

    6月10日 录取结果出炉,我们那个四人小群里也陆续传出喜报:两个孩子去了六小强分校,小Z幸运地摇中了一所优质普校。真好,愿四个孩子都有光明的前途。

    6月15日 本来约了小Z妈暑假一起去新疆,今天聊起来,她才发现已经把未来俩月的课排满了……数学物理历史地理,连政治都报了班要提前学。我只能改约另一个朋友出游。

    6月19日 S校附近看的第六套房子,距离和价格都合适,跟房东聊了三句就闻到那味儿了,一打听果然是个学霸妈。她女儿和琳琳同一级,去了另一所六小强,想搬去离学校更近的地方。我连厨房和厕所都没细看,当场签约。

    从开始看房到最终敲定,只有不到两周。这事不果断不行,毕竟S校方圆五公里以内的房子,不管多破旧,从来不愁没有市场。

    6月22日 “上岸”后才发现,紧绷的那根弦根本松不下来。我们四人群最近攒了个小班,约了一位体育老师,利用暑假早上的时间给孩子练体能,10天,每人1700元。中考体育的权重上来了,还是要多加练习。不管将来要做啥,身体是一切的本钱。

    7月1日 值得纪念的大日子,晚上跟女儿看了文艺演出,她很激动,跟我说:“妈妈,我有一种'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'的决心了。”好的,觉悟和境界满格,就看你接下来的行动了。

    看节目的间隙,我重新整理了一下微信群,发现这小半年居然加了80多个群,从五百人大群到几个人的小群。因为各种各样的需求加进去,结识了形形色色的人们,获得了方方面面的消息,现在,也该是退出的时候了。

    没买学区房,小学平平无奇,校内努力,校外佛系,这只是一个北京市海淀区普通家庭的“上岸”故事,因为发生在暗潮涌动的2021年,而分外耐人寻味。任风云变幻莫测,岸边总有百舸争流,水花澎湃,奔腾不已。

    “时代的一粒灰,落在个人头上,就是一座山”,或许因为身处临界点,黄女士们并没有感受到太多“山雨欲来”的威力。然而,这或许是最后一届按老套路出牌的小升初了。崭新的大幕徐徐拉开,一切都已经在路上。

    【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:家长会了么,旗下反焦虑反套路反鸡汤的亲子教育号】

    作者:布衣兔

Powered by 江西防暴器材信息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1 版权所有